• 汕尾市民網

    搜索

    血灑磨石渡 一一記張就烈士的革命事跡

    發布者: 戴鏡兵 | 發布時間: 2022-11-14 11:36| 查看數: 11209| 評論數: 0|帖子模式

    血灑磨石渡
    一一記張就烈士的革命事跡



          1928年3月21日,早上,天空灰蒙蒙一片,陽光褪去的田野,沒有一絲春的氣息,也沒有了生機,剩下的僅有農民的喘息聲。
    正在跟兄弟們一起在田野上勞動的張就大汗淋漓。他猶如一匹不知疲倦的烈馬,奔馳在廣闊的草原上。他手上揮動的鋤頭,快速地翻動著腳下肥沃的土地,新鮮的泥土氣息充斥在田野上空,給人帶來了些許的念想,僅此而已。
           “張就,六區赤衛隊隊部通知,馬上歸隊!”田頭傳來了區通訊員小六子洪亮的聲音。
          “好的,馬上到!”張就鏗鏘有力地回答,回響在田野上空。他放下鋤頭,顧不上身上的泥漬,來不及跟兄弟們打聲招呼,也沒來得及跟身懷六甲的妻子告別。他上田后,快速向區赤衛隊隊部前進。
          張就(張豪就)(1897一1928),出生于海豐縣六區下圍村的一戶貧窮家庭。張就在兄弟八人中排行老四。因家庭貧窮,兄弟眾多,張就僅在鄉間念過兩年私塾,十三歲就下田跟父母兄弟們一起在田野上打滾。他酷愛習武,尤其喜歡練習大刀刀法。每逢佳節,村里的青年人表演獅舞后,接下來就是表演各種武術的時候。每當張就上場,人們會看到,一位健壯的少年,揮舞著大刀,氣定神閑,嫻熟的刀法,讓人眼花繚亂。張就的大刀刀法表演總能博得“滿堂彩”!
    張就雖然身懷絕技,但是,在黑暗的舊中國,哪里有他大展宏圖的舞臺?他經常一個人,爬到村后的羊牯嶺上,面對美麗的家鄉山水發呆。
          1922年冬天的一個晚上,張就到鄰居張伍家串門。張伍在海豐縣城讀書,經常會把縣城的消息帶回家鄉。聽說張伍回來了,村里總會有許多青年人找他聊天,聽他講縣城的新鮮事。當晚,張伍向鄉親們說起了海城附近的赤山約在彭湃的領導下組建了農會的事。張就聽后異常興奮。天剛蒙蒙亮,張就動身去赤山約找他的朋友了解農會的組建詳情。
         
    朋友告訴張就,赤山約自從有了農會,農民有了靠山,地主劣紳也不敢動不動就威脅農民,如今,越來越多的人加入了農會。
    張就回到下圍村,把他從赤山約了解到的情況向鄉親們宣傳,但是,大多數農民聽了都是搖搖頭就走開了。
           1923元旦,海豐縣總農會成立后,農運如潮水般從海城周圍十幾個村莊向四周鄉鎮輻射。六區下圍村在楊其珊、鄭志云等農運領導人的主持下組建了農會。張就率先加入了農會,并成為會長張添福地得力助手。
          1925年春,廣州國民革命軍東征取得了勝利,各地被迫轉入地下的農會恢復活動,同時,組建了農民自衛軍。張就參加了區農民自衛隊,從此走上了革命道路。
    1926年冬,國民黨右派的反革命面目日漸顯露,為了加強農民自衛軍的戰斗力,各區農民自衛隊加強了軍事訓練。張就一方面參加區自衛隊訓練;一方面負責回家鄉訓練農軍。他兩頭兼顧,日夜奔波,但從不叫苦叫累。一有空閑,他就會主動跟兄弟們下田干活。
          1927年春,張就光榮地加入了團組織,從此接受到了更多的革命道理,堅定了他舍身為黨為民的堅定信仰。
         

    4月12日,蔣介石在上海發動了反革命政變,15日,廣東李濟深準備在海陸豐地區展開“清黨”行動。7月15日,汪精衛舉起了手中的屠刀砍向了共產黨人,轟轟烈烈的大革命隨之宣告失敗。面對國民黨反動派的白色恐怖,敢為人先的海陸豐人民在中國共產黨的領導下,毅然發動了三次武裝起義。
    11月21日,中國第一個蘇維埃政權在海城紅宮宣告成立。同時,農民自衛隊改稱赤衛隊。張就成了六區的一位赤衛隊員,他一方面參加維護地方秩序工作;另一方面隨時準備隨軍作戰。
          1928年2月26日,國民黨反動派對海陸豐革命根據地展開了四路圍剿。3月1日,海豐、陸豐蘇維埃政權被迫撤出縣城。紅二、四師和海陸豐全體赤衛隊員們,在黨的領導下,面對武裝到牙齒的國民黨正規軍和地主民團組織,他們毫不動搖,頑強拼搏,敢于斗爭。
          3月21日拂曉,敵師長余漢謀探知從惠陽磜頭坳失利后的紅二師官兵已撤退至陸豐縣東坑鄉(現屬陸河縣),迅即派遣三十二團團長香翰屏率三個營分四路前往東坑鄉,企圖一舉殲滅紅軍。
          從南昌城頭走來的紅二師,身經百戰,個個都是驍勇善戰的勇士。面對敵人的四路圍攻,他們依然靜定自若,從容應戰。
    戰斗打響后,敵人發起了一次又一次沖鋒,但是,在紅二師官兵的頑強抵抗下,敵人寸步難行。
          海豐縣委得到紅二師在東坑遭到敵人圍攻的消息后,馬上命令六區赤衛隊前往陸豐東坑支援紅二師,協助紅二師官兵突圍。六區赤衛隊隊部接到上級命令后,派出幾路傳令兵,命令分散在各鄉村的赤衛隊員火速歸隊。
      當張就趕到區赤衛隊隊部時,大部分隊員也趕到了。差不多一百的隊伍在赤衛隊長曾亞笨的帶領下,跑步越過南涂,來到磨石渡。早就等待在渡口的幾位艄公,以最快的速度把六區赤衛隊員渡過了河對岸。
       赤衛隊員們過了磨石渡,再次跑步向東坑方向前進。
       當六區赤衛隊員趕到東坑時,黃昏已經降臨人間,但是,紅二師跟敵人激烈的戰斗依然在進行中。
       如何才能幫助紅二師官兵的突圍?六區赤衛隊長曾亞笨想到了一個大膽的戰法:襲擊敵人指揮部,上演一出“圍魏救趙”。想襲擊敵人指揮部,必須先找到敵人指揮部。
       張就藝高人膽大,他向隊長請戰,負責摸清敵人指揮部所在地。
       赤衛隊長曾亞笨拔出自己的駁殼槍交給張就。張就一手握槍,一手緊握大刀,在夜色的掩護下,向敵人后方快速前進。
       一小時左右,張就和幾位赤衛隊員回到了隊長曾亞笨的身邊。他詳細地向隊長匯報了敵人指揮部的詳細情況。
       赤衛隊長曾亞笨聽了張就的匯報后眉頭緊鎖。因為六區赤衛隊員所用的武器大部分是粉槍,距離敵人太遠沒有殺傷力,離敵人太近,又怕敵人反應過來后失去撤退的時間。
       怎么辦?
       
      正當赤衛隊長曾亞笨一籌莫展時,張就向隊長建議:粉槍隊開了第一槍后即刻后撤,使用駁殼槍和長槍的隊員掩護戰友撤退。
    赤衛隊長曾亞笨再也想不出更好的辦法,同意了張就的作戰計劃。
       蒼茫的夜色下,近百位六區赤衛隊員,悄悄地摸到了離敵人指揮僅百米處。敵人指揮官正急得如熱鍋上的螞蟻,在臨時指揮部里,不停地催促部下向前沖。
    "怦,怦怦!"敵人臨時指揮部四周一時之間槍聲大作,火藥槍噴射得火光映紅了夜空。敵軍官聽到密集的槍聲馬上雙手抱緊腦袋,趴在地下不敢動彈。負責保衛臨時指揮部的敵軍一時之間摸不著頭腦,有的到處亂竄;有地跑到前方告急,有的胡亂開槍。
       正在向紅二師進攻的敵人聽說指揮部遭襲擊,馬上從前線后撤。紅二師官兵看到敵人后撤,即刻組織突圍。不到半小時,所有紅二師官兵成功地跳出了敵人的包圍圈,越過陸豐與惠來的邊界山區,于次日到達惠來與紅四師會合。
       從前線撤下來的敵軍趕到指揮部時,才發現上了赤衛隊的當,他們把滿肚的氣往赤衛隊身上撤,馬上展開了追殺赤衛隊員的行動。
    當敵人追到磨石渡時,天已經亮了。大部分赤衛隊員已經渡過了對岸,張就和幾位負責掩護的赤衛隊員被敵人包圍了。為了減少傷亡,張就決定把生的希望留給戰友。他奪過另一位赤衛隊員手中的駁殼槍,把他們推入水中,叫他們游過對岸。張就雙手緊握駁殼槍,一邊向敵人射擊,一邊向磨石渡口上游前進。敵人把張就團團包圍,想活捉他回去邀功請賞。張就打完駁殼槍中的最后一粒子彈后,拔出了大刀。他怒視著敵人,準備與他們拼個魚死網破。
       追得精疲力竭的敵人,看到怒目圓睜的張就,誰還有膽量向他逼近?敵人指揮官呵斥了幾次,都不見士兵往上沖。敵指揮官一怒之下,放棄了活捉張就的決定,怒吼道:"打死他,打死他。"敵人士兵聽到長官的怒吼聲后一齊向張就開槍。
       在敵人瘋狂的射擊中,張就倒下了,鮮血灑在了磨石渡口上,烈士犧牲時年僅31歲。
       四個月后,張就的遺腹子才降臨人間。不幸的是,張就的愛人產后四個月也撒手人寰。
       解放后,張就被人民政府評定為"革命烈士。
       愿烈士永垂不朽!

       口述人:張木奇    文字整理:戴鏡兵


    留言區:
    您需要登錄后才可以回帖 登錄 | 市民注冊

    本版積分規則

    最新評論:(0)
    資訊推薦
    熱點推薦
    快速回復 返回頂部 返回列表
    公交车np粗暴h强j玩弄-俄罗斯熟妇丰满xxxxx-生殖器图片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蜘蛛词>|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 <文本链>